第一百章. 中道子家的店铺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“走吧走吧,快点上船了。”空带着苏阙来到他们租的船前,先一马当先“砰嗒”一声跳上了船只,南柯紧跟在他后面也上去了。苏阙看了看那船,棕色木头制的船身,古朴的木纹交错着,上面像漆了层油似的发亮,在靠近船底的地方还刻着和其他船只一样的花纹,那深深的刻痕印在船身,射着阳光的阴影,竟有种独特的美感。“为什么这里的船都有这种花纹?我刚刚看见了好多船,都是这个样式。”苏阙低头又打量了那花纹两眼,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。她前世可没来这个地方,所以竟然不知道还有这么个水上集市。“嗯……我也不知道,不过他们说这里的这条河叫做悬河,听说是没有浮力,所以必须要用这种船,要不然就会沉下去。你刚刚能上来,可能就是因为你的【水门】能力帮了你,要不恐怕也会沉下去。”南柯耐心的给苏阙解释道。“你不知道,那里租船的人可多了呢,我们也是恰好赶上一个客人时间到了,来交回空船,才不费余力的租到这一只,否则还不知道要排到什么时候。”苏阙惊讶的抬起了头。“这条河是悬河?那现在这地方叫什么名字?”南柯闻言托着下巴认真回忆了一下。“啊……让我想想……听他们说,好像是……‘天堂商贸市场’。”乍一听见这个有些熟悉的名字,苏阙下意识的愣了愣,但很快就反应过来——这不就是她在桃花源副本里所见的那个阴阳冥货铺所在的地方吗?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熙熙攘攘的热闹集市,很难想象这么个接地气的地方会有那么一个奇怪的称呼。“快点走吧,我要开船了。”一旁的空听不见他们的对话,只是看他们半天不动弹,只好远远的招呼道。他穿着白风衣半坐在船头,手里拿着那把大船桨,那一缕长发飘在他的身后,显得格外潇洒。他抬眸装得深情款款的看了苏阙一眼,很绅士地伸出一只手,示意苏阙扶着登上船。苏阙瞟了他一眼,抽了抽嘴角,很不配合的绕开了他的手,一个跳跃轻巧地登上了船只。一旁的南柯见此情景,在身后捂嘴偷笑。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他本来是想英雄“救”美,却没料到这位美女太强壮,根本不需要他帮。船身开始荡开一圈圈水波,慢腾腾的推开水流向前行进,苏阙坐在船的一侧,默默看着那波光粼粼的水和清澈见底的河流。一股温温润润的潮湿气息进入她的鼻腔,混着骄阳的暖意,让整个人都得到了放松,就连刚出水的寒凉仿佛都消散了。放眼望去,那两岸挤挤插插排着的商船的确是卖什么的都有,他们大多立起一个棕色的大竹席,将货品密密麻麻的挂在席上,苏阙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,感到眼花缭乱。不过她已经知道了这是干商贸的市场,就在刚刚一瞬间便生出了自己的打算,如此也不怕被这大阵仗弄的发愣了。小船慢悠悠的划着,她从刚刚路过的一个收购赐福工具的小贩那里,将自己在〈幸运奇迹〉期间捡到的所有对她没什么用的赐福工具都兑换成金币。那小商贩是个中年大叔,四五十岁的样子,看见要放满整个船座的赐福工具笑得合不拢嘴,但高兴之余,还不忘小心翼翼地试探道:“姑娘是从哪里弄到的这么多赐福工具?”苏阙早就预料到他有这么一问,她指了指船上等着她的空和南柯说:“我们兄弟几个辛辛苦苦收集到的,只不过最近有点急用钱,不得已只好全卖掉了。”说完她还故意装出一副惋惜和痛苦的样子,让中年大叔深信不疑。“那好吧,小姑娘,以后要是还想要转手赐福工具的话就来找我,我一定给你高价收购。”中年大叔安慰了她两句后,又转了转眼珠,拍拍胸膛说道——毕竟苏阙这一笔生意够他赚好多钱的了。苏阙点了点头,将兑换的金币装进自己的夹克兜里,上船离开了他的摊位。余下的事情便没有什么要紧的,苏阙和南柯便由着空四处划船溜达。“好了,那咱们下一步该去哪里逛逛?”空兴致勃勃的把整个天堂商贸市场都快要逛了个遍后,终于开始征集起自己那两个同伴的意见。“我要去一个地方。”苏阙收回看风景的眼神,想了想,第一个开口说道。“怎么走?”空挑了挑眉,此时他已经完全不顾自己形象地把两只袖子都挽起来了,不过因为脸长的好看,就算形象上的确有那么一丝丝乡间大汉的气息,也不有损他的潇洒气质。“那家店铺没有名字,你只管划就好,我记得他就在一个河道边儿上,等到了我叫你停下。”苏阙仔细地回忆了一番后说道,这也不怪她记性不好,只是因为那家店的店主是中道子,他可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。也幸好是她重生了一回,否则就要错过这位智多近妖的情报家唯一一次公开开店的机会。毕竟根据她前世的记忆,下次若是要找到他的人,就得通过一些不一样的人际关系了。微风习习的吹起清凉的水汽,苏阙她们的小船慢悠悠的在拥挤的河道上前行。空虽然以前没掌过舵,但挡不住人家聪明,再加上有小姐姐在后面看着,掌了一圈舵后技术便已炉火纯青,现在说是从业二十载的老船夫都没人怀疑。“老船夫”空现在就稳稳当当的划着船,顺着船群的走向走,冷不丁听见一声“停”,连忙停下船。“这就到了?”空将船缓缓靠岸后问道。“是啊。”苏阙边下船边答道。“这……是那家?”空打量了一下四周,磨肩擦掌开始竞猜活动,他指着最远处那艘豪华商船说道。“不是。”苏阙跳下船,扑了扑衣服上的灰,头也没抬的否定了。“那……是那家?”空又不死心的指着最近的一家小船说道。“不是。”苏阙眼皮抬了抬,再次否定。“啊,我知道了,一定是那家吧!”这回换到南柯兴奋的说道。“也不是,是那家啊。”苏阙指着前面的一艘小船说道。南柯和空看着苏阙指的那艘船,第一次沉默了。顶点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