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5.一场群架(中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水底暗潮翻涌,水面巨浪滔天,百年一遇的洪水泛滥也不过如此。汲水浑天术!没人能比夜瑶更熟悉它了。此术源自泽氏第一个归于天尊门下的汾水水君——天心上神。因为法术致阴致柔,数十万年来,仅在女水君中代代相传。当年,父母为了让她传承此术,可是费了老大的劲,从家族修炼有成的姑姑、姑奶奶中找了个遍,最后请来了不苟言笑的滇南水君——素琴姑姑。素琴姑姑做事一板一眼,一个动作、一句口诀都要练得板板整整。跟随她修习此术,夜瑶可是吃了不少苦头。只可惜,到最后也没能有什么大成,倒成了父亲对她失望的一大理由。万万没想到,这个郁夷竟然也会,而且使得如此浑然天成……真是,羡煞旁人!夜瑶瞪大了眼睛,不想错过他每一个动作。原来如此……从第三式开始,素琴姑姑便错了,每一个转接的动作都不到位。难怪她从来没有全套演练过,原来她自己都不会!不过,这也怪不得她。泽氏的女子本来就少,修炼有成能被培养为女君的就更少了,到了姑姑们那一代,几大家族加在一起,总共不到十位姑娘,根本没有用心传承这门生僻的法术。滇南泽水域不大,鲜少有旱涝,周围地仙洞府云集,更没有妖魔作祟,素琴姑姑主事一方,根本用不上“汲水浑天术”这样的必杀之术。父母千里迢迢将她请回来,即便不擅长大约也不敢推脱。……郁夷的法术当真了得,即便自己没有失去灵力,全力以赴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。夜瑶心里感叹归感叹,却并不希望他在打斗中占上风。此时此刻,与他缠斗在水中的并非别人,而是执着的夏瘟神使——荼荼。“让开,她是我的!”荼荼的头发和她身上的衣裳一样火红。此刻,她出离的愤怒。同样遇到了大麻烦,自己急得团团转,处在“症结”关键的河伯,却忙着娶媳妇,娶得还是自己看准的“筹码”。“区区小瘟神,就凭你,也敢劫本君的新娘?”郁夷周身盘旋着银色的水柱。“哼!”荼荼冷笑一声,“你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,妄想娶她做新娘?!你没发现吗?松柏船沉水,足有一炷香的时间了,她却一直呼吸自如,当真是个凡人吗?就算她是个凡人,你身为大河水神,又岂能草菅人命?”“不不不——,能做千年逍遥自在的河神,我可比谁都讲规矩。杀死新娘的不是本君,而是那些残害同类的凡人。上界即便要算账,也是找他们清算。天生能与神明沟通的‘大巫’,并非天授‘神职’,而是生而被诅咒的人。”郁夷阴阳怪气地说。他转向夜瑶,甩出一道水柱将她笼住。“上一次见撑这么久的姑娘还是七百年前。那个采珠的小娘子,其人和珍珠一样美,和珍珠一样温柔沉静。可惜啊,亡灵终究会散,不能永远陪在本君身边。”“呸!”荼荼啐了一口,“草菅人命还自诩风流!你真不要脸!”“死丫头,没礼貌!”郁夷双手托起,变换法印控制着水流。无数道水柱犹如飞箭,从四面八方向荼荼扑去。*******(防盗标未修)汲水浑天术!清澜大惊失色,夜瑶的法力恢复了吗?遇到什么大麻烦,竟然逼她使出这样的杀招!反观岸上,围观的百姓正被官兵疏散。重兵把守的祭台附近,“妹夫”正和一个陌生的中年人拉拉扯扯,像是一个要“跳河”、一个拼命“阻拦”的样子,周围官兵、仆役跃跃欲试,却没一个真的敢上前分开他们的。他纵身一跃,从云端落到水面上。正要入水,却被一道火红的剑影拦下。“站住!”殊焱追了上来。清澜一愣,口不择言道:“十九娘,你跟过来做什么?看热闹,站远些,莫要被伤到了。”这时,一旁水花四溅,“哗啦——哗啦——”一黑一白两名鬼差从水中浮出,恭恭敬敬地上前向殊焱作礼,“恩主,客人已死。小人无能,未能找回亡灵。”“知道了,退下吧。”殊焱一摆手,黑白二差即刻消失。她看了眼足下的涌动的河水,神色有些诧异。“引我来的人,竟然是她……”只差一点,他们就死在自己手上了,没想到“小鸽子”还敢引自己上门。清澜微微发怔,“你是……”虽然十九娘面孔生,黑白二使却无人不识,能够驱使他们的……唯有一人。“冥王,殊焱——”洪亮的声音在一旁响起。陌生的中年人何时近的身?清澜不禁冒冷汗,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,夜瑶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,惹了这么多不好惹的人物。殊焱上下一番打量,来人她自然不识,但能一眼看穿自己,又有如此强大妖灵散逸的,非妖族大长老须佴不能。原来他一直在少年郎和小鸽子身边,掺和凡人和幽冥的事情,目的恐怕不简单。“你就是妖族大长老——‘须佴’?”她蹙起眉头。“好久不见,上次见面你还是第十八代冥王。那个时候,冥王风度翩翩,为世间豪杰,没想到这一世成了风姿绰约的美娇娘,真叫我等凡俗之辈叹服。”须佴似笑非笑道。虽然嘴上说着玩笑话,却迅速聚集起灵力,做好随时动手的准备。清澜脸色发青,若非妹妹在这,真想逃回洞庭湖去。无双绝色……无双绝色……妹妹的话浮荡在耳边。还真是那么回事,羊背上一脸纯真的女子,第一眼见之,便为之心神动摇。否则这么那么多人,他何必跟看起来最危险的套近乎。罪过罪过!第十九代冥王,几十万年的岁月……她可是见识过沧海桑田的长辈,自己想一想都是亵渎!“不耽误二位叙旧,晚辈去去就来。”他丢下一句话,就要投入水中。“不许走——”殊焱眼疾手快,指尖一动,悬在身旁的赤剑顿时化作一道红凌,瞬间将他缠了个结实。书客居阅读网址:

章节目录